站台上的“两块表”

临远早晨9时,从井冈山开往北京西的D734次列车行将停靠南昌西站。列车值班员卞菁站在车门前,照着车窗把帽子扶正。伸手霎时,她左手手表下露出一起正倾斜斜的“手表”,玄色的线条有些含混。 “每一年最闲的时…

Read More